• 歡迎來到中國綠心藍山網!
    當前位置:藍山新聞網 >> 理論園地 >> 政策導向 >> 內容閱讀

    瞄準重點群體 新一輪居民增收方案落地在即

    2021-04-14 15:58:12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編輯: 黃仕和

      新一輪居民增收方案落地在即。近段時間,多地城鄉低保標準、最低工資標準迎來密集調整,一些地方還召開居民增收專題會,謀劃促進居民增收實施細則?!督洕鷧⒖紙蟆酚浾吡私獾?,有關部門正在加緊研究制定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實施方案,年內有望出爐。其中,技能型勞動者、農民工等群體將成為“擴中”重點。同時,收入分配重點領域改革年內也將提速推進。

      增加居民收入首先要鼓起低收入群體“錢袋子”。近日,多地密集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城鄉低保標準等。4月12日,哈爾濱市政府發布《關于調整全市最低工資標準的通知》提出,根據省政府決定,從2021年4月1日起調整全省最低工資標準。其中,哈爾濱市區月最低工資標準為186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18元。

      此外,自4月1日起,新疆將月最低工資標準分四個檔次分別上調至1900元、1700元、1620元、1540元,平均增幅為5.0%;江西省將月最低工資標準分三類區域分別上調至每月1850元、1730元、1610元。

      提高城鄉低保標準方面,甘肅省城市低保標準由年人均6924元提高到年人均7476元,農村低保標準由年人均4428元提高到4788元。此次提標預計6月底前補發到位。遼寧省提出,2021年全省城鄉低保平均標準提高幅度不低于6%。廣東省指出,2021年以3.5%的增幅提高四類地區城鄉低保最低標準和補差水平最低標準。

      “城鄉最低生活保障、最低工資等制度在改善低收入群體生活狀況方面發揮明顯作用,是我國重要的收入分配政策工具。”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楊穗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張冰子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低保是我國最主要的社會救助項目,是基于家計調查的現金轉移支付,對象是最低收入家庭,對于保障最困難群眾的基本生活起到重要作用,突出體現社會政策的托底保障作用。最低工資標準則是為用人單位制定員工薪酬待遇提供最低標準,體現的是對弱勢勞動者基本權益的保護,保障勞動者能夠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二者的調整都需要綜合考慮物價水平的變化、最低生活費用的變化、經濟發展水平、平均工資等因素科學制定”。

      擴大中等群體是居民增收的重要目標。“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實施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行動計劃,以高校和職業院校畢業生、技能型勞動者、農民工等為重點,不斷提高中等收入群體比重。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著力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是實現橄欖型社會分配結構的必要途徑。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有利于緩沖社會矛盾、促進社會共識的形成、增強社會的穩定性。中等收入群體也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有利于擴大內需、提升社會整體的創新能力。”張冰子表示。

      記者了解到,有關部門正在加緊研究制定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實施方案,方案年內有望出爐。“擴中”的主要方向是采取增加居民收入與減負并舉等措施。

      數據顯示,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54.4%,農民工規模超過2.8億,技能勞動者超過2億。“高校和職業院校畢業生、技能型勞動者、農民工成為我國勞動力隊伍的主力,他們的增收前景決定了我國未來收入分配的格局。”張冰子指出,隨著我國勞動力供求格局的變化和對勞動者權益保障水平的提高,我國勞動者報酬占比穩中有升,但未來中等收入群體的擴大還取決于諸多因素。應著力通過經濟增長和產業結構升級促進中高收入就業機會的增加,大力提升勞動者的教育和技能水平。

      其中,提高技能人才收入相關方案已在密集落地。人社部副部長湯濤此前表示,要促進2億技能勞動者成為中等收入群體。人社部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高技能人才與專業技術人才職業發展貫通的實施意見》提出切實提高高技能人才的待遇水平。人社部印發的《技能人才薪酬分配指引》還在薪酬體系、崗位工資、績效工資、津貼單元、中長期激勵設計等方面提出了具體建議。

      “實現穩定脫貧的農民群體、廣大城市務工人員也是‘擴中’的主要來源。”在楊穗看來,要通過鞏固拓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增強公共服務均等化、健全社會保障再分配功能等來實現“擴中”目標。她特別指出,在經濟社會結構轉型過程中,農民增收出現了一些新增長點。如經營收入中來自二產和三產的收入增長明顯;農村土地制度和產權制度改革不斷推進也有助于實現農民財產性收入的增長。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還要在減負上下功夫。記者獲悉,相關部委在調研中發現,一些人已經邁入中等收入群體,但個人感受不明顯,教育、醫療、養老、住房負擔壓力較大。“增收和減負是一體兩面,應該通過完善公共服務體系和合理規制市場,避免居民在教育、醫療、住房等方面的支出過快增長,侵蝕居民增收成果。”張冰子說。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還將統籌推進收入分配重點領域改革,進一步健全工資指導線和企業薪酬調查制度,加大再分配調節力度和精準性。

      張冰子認為,收入分配重點領域改革核心的還是要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收入分配制度。要夯實按勞分配的基礎,需要堅持就業優先戰略、不斷擴大就業,同時規范勞動力市場、保障勞動者的基本權益,還需要加強對勞動者的教育和培訓,加大知識、技術等生產要素在促進勞動者收入增加中的貢獻。

      “勞動力市場本身的初次分配功能,不足以滿足在新發展階段實現發展成果充分共享的制度需求,提高社會保障制度的再分配功能也是一項重要政策選擇。”楊穗說。

    分享到:0
    相關新聞
    新聞推薦
    熱點新聞